回乡记

November 02, 2019diary

这个星期没有周末,回老家参加一场婚礼,主角的爸是我爸的同学,主角的妈是我妈的同学(阳江真的很小),基于这两个原因把我也扯上了。

说是为了喝喜酒,事实上更排在首位的目的还是想回老家独自生活在阳江的奶奶。

本来是打算开心吃个午餐,但是奶奶脸上却带着伤(物理)来到酒楼,近了一看,额头贴着创可贴,鼻子上伤口还是鲜红的,显然刚伤不久。

心疼啊,赶紧一问,这到底是什么回事?

回答:今天太开心了,拜神一下子扑到地上。

我:???

这是什么,总觉得这像是美式幽默小说里的剧情?这位慈祥的小老奶奶的表达也是很有风格。

后来再问,事实上这伤是走在路上摔的,说买点干货给我们带回家。结果这摔得额头和鼻子都在流血,甚至吃饭的时候还在渗出来,这还哪有心情吃饭,草草吃完一点菜立即和老爸领着奶奶去医院看急诊。

到了医生问晕不晕,答不晕,便直接去处理伤口,撕开创可贴看起来也确实不是很严重,医生消毒一下伤口再盖上纱布,不到两分钟处理好了。

完事回家,一路上问她疼不疼,她说不。

你不疼,我看着都疼了,但是看着她的表情动作又好像不像是假的。我就纳闷了,老人家摔见血了居然会不疼的吗…

到四点多快走的时候,再看看奶奶额头,我的天,起了个包,再问,依然回答不疼。

唉,不过撞到了起包也正常,虽然不太放心,让她好好休息之后还是回酒店安顿一下准备晚宴了。不过这几天还是要多注意这件事。

到酒店坐下——就写下了这段文字

其实在奶奶家坐着的时候真的有不少感触。在那栋几十年的老房子里独自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呢,虽然我本人是无法接受在一个墙上长青苔,角落还有各种蛛网,楼梯还是木结构走起来嘎子嘎子响,柜子都腐烂到歪了的房子里住。但是谁知道奶奶怎么想呢?

这栋老宅从初建成,直到现在,它见证了多少往事,包含着奶奶多少回忆?爷爷已经走很久了,或许奶奶还能在哪里看到一丝爷爷的痕迹,这是伤感?或是怀念?

不过还好的是左邻右里还是挺靠谱;奶奶年轻是当教师,有不少学生对她也很关心。包括这次摔倒据她描述也有热心青年帮忙消毒伤口。我心里真的很感谢这些人,谢谢你们。

2019.11.02 
17:27


暂时没有留言,要抢沙发吗?
留言